共同体100期:917天与疫情赛跑的体育产业“痛并快乐”

《共同体》是中国之声决胜时刻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以“求同存异,聊聊大家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话题”为口号,每周一期,逢周五晚上10:00于中国之声《决胜时刻》栏目期间播出。

自2020年4月17日首播以来,《共同体》经历917天、30个月旅程后,终于迎来播出第100期节目的纪念时刻。作为高质量的对话节目,《共同体》邀请了超过80名不同领域的专家嘉宾作客,覆盖协会领导、高校学者、企业高管、科研达人、创业先锋、资深媒体人等精英人物,乃至从体育界向外延伸的跨行业专家;节目线多个不同体育项目,呈现过体育场馆、体育科技、体育法律、体育经纪、体育历史、体育票务、体育收藏、新媒体运营的等专业细分领域的发展,分享过体育影视、体育音乐、体育游戏、体育设计、体育近未来等富有人文气息的泛体育文化体验。

2022年10月21日,《共同体》第100期对百期节目的发展历程进行回顾,主要关注曾在节目中抒发的对体坛发展的展望,是否已经实现。参与的“闲话者”是中国之声张闻,盛意互动总经理罗冉峰,体育大生意大湾区产业总监谭力文。

张闻:寒来暑往,经历了整整30个月,《共同体》本周迎来第100期节目。《共同体》诞生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全球体坛停摆的特殊背景下。现在回过头看,体育界依然挂着疫情冲击所留下的伤口,但也逐渐走出疫情阴霾,而且在很多侧面呈现出令人惊喜的新面貌。本期节目请来体育大生意的两位常驻嘉宾,一起回顾我们这三年以来,我们关心过的体育热点话题,是否向我们猜想或者希冀的方向去走。

说到回顾,我们自然想到第一期节目,当时讨论的是赛事停摆后运动员收入下降的问题。第二期节目同样讨论体育界的疫情经济账,关注国际体育组织的应对情况。现在整体来说,体育市场还是重新热闹起来了,但似乎当初的收入冲击,还是给现在的体坛格局带来影响?

罗冉峰:确实有些影响还在持续,而且是疫情前无法想象的,例如一家传统足球豪门需要以透支未来的形式来维持现在的运作。西甲巴塞罗那用了一个夏天,通过一系列的杠杆手段来增加收入,整个场景还是挺唏嘘的。因为这是一家长期稳占收入榜前两名的俱乐部,但居然要用出让未来版权收入和子公司股份的方式来实现财务平衡、以便签约球员。这看上去确实颇为不可思议。

显然,巴萨当下的困境来自疫情冲击。巴萨过去的高收入建立在高成本的基础上,例如每年要支付梅西约1.15亿欧元。所以疫情下预期收入损失大,巴萨的财务结构马上出现危机。

收入冲击的余波一浪接一浪,今年是巴萨高举杠杆手段,去年则是梅西离队。本来梅西与巴萨是一个两相成全的童话,没想到结束的方式并不体面。我也进一步联想到,过去节目中经常讨论“80后”体坛巨星会怎样告别熟悉的赛场,目前来看梅西的告别方式可能是最让人意外的。巴萨曾是他称为“家”的地方,大家最大的预期还是他终老巴萨,但如今远走巴黎。无论梅西最后会不会“回家”,我们都已经目睹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疫情连锁反应。

张闻:确实,当初我们所想象的“梅罗时代”结束,可能是一些故事和情感的激荡,但现在看到这些故事和情感的背后,受到了疫情下体育产业动荡的驱动。我们去年也讨论过欧超的“一夜成立”,同样是欧洲足球“地主家没有余粮”的标志。这些豪门在疫情期间损失巨大,为了更多收入,不想和中小俱乐部分蛋糕了,才提出组织一个封闭联盟。可以看到,欧洲足球的升降机体系在后疫情时期受到了美式封闭体系的诱惑。还有最近切尔西新老板伯利提议英超办明星赛,也是美式体系影响欧洲的尝试。

张闻:欧超、明星赛等模式,说白了是欧洲足球界挖掘新营销点的可能。还有其他手段,例如近年流行起来的赛季纪录片模式,通过挖掘一些俱乐部、车队背后的故事,建立用户粘性,吸引受众,其实是颇受欢迎、行内评价也比较高级的营销方式。

力文,说到车队,记得您第一次亮相节目是去年F1揭幕战后,我们讨论周冠宇在F2的成长。一年过去了,周冠宇现在已经成为围场的一份子。我们也一直在节目中交流,中国运动员在主流职业赛场的成长,例如网球的郑钦文、吴易昺,台球的赵心童等。近年来中国运动员是不是不断在我们关心的赛场上取得出色成就?

谭力文:我们的确在这几年里,见证过很多中国运动员的精彩表现,而这些表现又是我们国家伟大发展的映射。

最显而易见的是中国运动员在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上的优秀表现。得益于国家出色的防疫效果,我们国家运动员的训练条件、日程安排有充分的保障,长期保持着优质竞技状态,最终在大赛赛场上完全释放。

而主持人提到的这些年轻运动员,他们是先在国内启蒙,再到国际职业赛场上为中国体育争光。这反映出进入21世纪以来国家综合国力的高速发展,给青年一代创造了很好的成长土壤,使他们无论在项目启蒙还是综合素质方面,都有很好的成长空间。

张闻:我们还从郑钦文、赵心童等例子看出,青少年接触体育的方式的变化。之前在节目中也讨论过,国内青少年体育培训从过去的体校模式延展出更多方式,一些社会力量办的俱乐部在比较市场化的项目中,成为培养人才的主要力量,例如击剑、网球、乒乓球、冰球等。下一步要研究的则是怎样让俱乐部培养的人才获得上升通道,让有潜力的孩子进入到选材体系。中国青少年体育人才培养的未来走向,我们也非常期待。

张闻:在《共同体》节目中,我们曾对体坛各项事件的走势做过预测,现在看来其实很多期待都实现了。例如我们担心延期的大赛能不能顺利举办,最终它们都成功落幕。我们讨论过中超主客场制的回归,今年克服重重困难逐步执行起来了。我们多次讨论女足发展,每次讨论都是因为有新的重要事件出现,象征女子运动的崛起。冉峰觉得过去三年我们探讨过的哪些体坛事件,最终走向最能满足您的期待?

罗冉峰:主持人提到的女足运动发展,是令我最有满足感的。我参加了三期跟女足有关的节目。第一期讨论的是中国女足所得到的企业支持,再由此引申出女足发展的讨论;第二期提到一些海外俱乐部赛事创造的入场人数纪录;第三期则是以女足欧洲杯决赛创造欧洲国家赛事层面上的纪录作为切入。

这三次讨论,存在着一个递进关系,同时存在着一种印证我们猜想的作用。首先是递进关系,我们是从国内聊到国际,而最后的落脚点不仅仅是女足运动自身的进步,还是整个足球界无需区分男女的新里程碑,因为女足欧洲杯决赛创造的是所有类型的欧洲杯赛事中的观众数量纪录。我们关心女足发展这么久,看到这样的场景是非常兴奋的。

印证猜想指的是,我们在讨论女足发展时一直坚持的观点,女足事实上还是处于前期发展阶段,一定程度上要依靠男足的影响力,才有获得足够的发展资源。在获得与男足一样的训练条件、营养条件、后勤条件后,女足未来才有机会实现跨越式增长。女足欧洲杯所体现的情况基本符合我们预期,那些传统欧洲足球强国,在加大发展女足的力度之后,都助力本国女足闪耀国际赛场。

所以无论是从对项目的关注来说,还是从自己判断获得应验的满足感来说,过去节目中的女足讨论内容,现在想来都挺值得回味的。

张闻:女足确实是一个递进式的话题,可以持续讨论,例如最近《FIFA 23》游戏就确定会在明年引入女子欧冠。这既是社会上体育观念的进步、不仅仅将目光局限于男子运动领域,同时也说明女足运动的市场确实在扩大。很高兴咱们的节目在过去三年也见证了这些变化。

我个人最深印象的,还是节目早期多次讨论的大赛举办前景。在什么时间办?怎样办?都是我们在特殊时期下不得不思考的问题。很幸运的是,赛事最终还是和我们见面,而且我个人期间采访了两届奥运会。这两场大赛既能看到我们体育从业者怎样努力克服困难,让这种象征全体育界团结的聚会得以发生,也让我们体会到,现场的面对面接触,才激发出体育最痛快淋漓的感染力。

张闻:我们刚才谈到的主要是竞技体育和相关产业的情况。而我捋了一下百期节目的各个话题后发现,我们果然是一个“体育商业节目”,因为更多的内容,其实是关注在全民健身相关的话题。我们多次讨论居家健身、电竞,也讨论过飞盘、露营、骑行等一时走热的运动。力文,您怎样看待这几年来体育作为生活方式不断影响我们的过程?

谭力文:我们谈到不少运动潮流化乃至网红化的话题。“网红”听上去像个贬义词,但对于体育来说,这是一个传播媒介。没有这种“破圈”效果,各个项目只维持着固有的参与圈子,既可能影响到长期的参与乐趣,往大处来说更加不利于体育产业的发展。

所以“网红”其实是一个引导大家去了解体育、体验体育的途径。疫情刚爆发时,户外体育参与机会被限制,我们选择居家健身,于是有了各种相关消费,有的人逐渐形成了习惯。近期有了飞盘、腰旗橄榄球等通过社交网络走热的运动,让人感受到体育可以满足大家的不同需要:社交、娱乐、锻炼、提升生活满足感……体育的多元正面价值,在这个过程中得以彰显。

“网红”运动的崛起,也给行业创造了新的市场机遇。像一些专门做休闲运动活动策划的企业,通过服务客户团建等方式来营收,效果也不错。网红运动的兴起,其实也给一些需要转型的企业创造条件。

张闻:我还感觉到,这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当我们把视线从一两个月转到三年的时间段来看,一些曾经走红的项目会遇到波折,例如我们曾经讨论过的健身镜。这背后是大众兴趣的变化。下一个三年,或者五年、十年的更长时间,今天我们关注过的“新兴运动”又会是什么光景呢?也许有的项目不再像最红火的时期那样,有很多企业开展相关业务,但毫无疑问,一部分人会坚持下来,成为这项运动的留存用户。

我觉得这已经是体育发展的很大进步,所谓的分众、小众,其实是为不同的人提供适合的项目,让有自身爱好的人更容易找到同好一起运动健身。所以《共同体》节目也一直坚持,去了解、呈现不同群体的运动状态,于是有过老年人体育、残疾人体育等专题。即使有的运动项目或群体不再聚光灯下,但当它们所代表的细分需求被照顾到的时候,我们可以自豪地说,这是体育产业健全、繁荣的标志,对我们从业者来说也富有启示意义。

我个人这三年来,运动时间也增加了,成为体育行业发展的切身体会者。伴随着这三年,《共同体》突破百期大关,有一种很轻松就坚持下来的感觉。因为聊体育、做运动,本身是让人身心放松的乐事。这样的乐事、美事,我们还会坚持。期待体育大生意的朋友和听众朋友,也坚持和我们在一起。感谢两位参加节目,我们第101期再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