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10天了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冰雪运动传统有多悠久?

今天北京冬奥会进入第十比赛日,截止发稿,中国的运动员们已经在晶莹的冰雪天地中为我们争得了5金3银2铜。作为疫情发生以来首次如期举办的全球综合性体育盛会,透过北京冬奥会这个窗口,世界又一次看到了中国“言必信,行必果”的大国风范。

说起冬奥,要不是因为举办了这一次家门口的盛会,其实大家对其中的很多比赛项目都比较陌生。毕竟中国在这些项目上普遍起步晚,参与人数比较少,观众也比较少。但经过这十天的热血赛事,相信大批的冰雪运动粉丝已经在路上~

其实,虽然在现代赛事上我们起步略晚,但中国在传统冰雪运动的发展史上却堪称历史悠久——在新疆阿勒泰发现的壁画中展示的古人滑雪狩猎的内容,是已知世界上最早的滑雪运动雏形。

我国古代冰上活动源远流长,但从冰上活动到冰上运动却是一个从自然到自觉的转变过程。早在新石器时期,为了获取必需的生活资料,先民们不断创新冬季冰上的交通手段和狩猎工具,不断摸索提高冰上滑行速度与控制方法。出现在新疆阿勒泰岩壁上的“几个脚踏雪板、手持单杆滑雪人的动作形态”图像栩栩如生,这个画面不仅给滑雪运动的起源提供了依据,更是滑雪运动促进人类社会生产的最早体现,经多位权威专家考证,认为该绘画的年代距今至少一万年。

战国时期的《山海经海内经》记载了生活在贝加尔湖以南至阿勒泰山的“丁令之国”游牧民族的滑雪场景:“其民从膝以下有毛。马蹏善走。”其所描写的内容包括绑着带毛兽皮的滑雪板、滑雪动作、滑雪速度等。

我国唐代就有关于滑冰运动的史料记载。《书回鹘下》《通典》等都描述了猎人将木板绑在脚上在冰上快速滑行追逐猎物的场景。冰上滑行在宋朝出现了转变,它不再仅仅用作交通和狩猎的工具,而是逐渐变成了一种休闲娱乐的方式。《宋史礼志》记载了皇帝“幸后院观花,作冰嬉”的情景。《梦溪笔谈》、文言轶事小说《江邻几杂志》都记载了“凌床”在冻结了的河面上滑行奔走的场景。滑冰运动实现从生产和生活的“工具”到宫廷或民间的“游戏”的转变,意味着“冰上滑行”具有了相对独立的冰雪运动文化形态。

滑冰运动的发展在清朝达到了新的高度,有几个标志性的历史事件。第一,清太祖努尔哈赤于1625年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冰上运动会,这是中国有史以来首次政府主办的冰上运动会。据金梁所著的《满文老档》记载,此次运动会不仅有速度项目,还有球类和花样项目,赛制和奖励规则极大地增强了冰上运动的竞技性。

第二,为了彰显“冰嬉”的尊崇地位,乾隆在《大清会典》中将“冰嬉”钦定为国家典制;在《冰嬉赋》序中将“冰嬉”称作“国俗”,认为“冰嬉为国制所重”;在组织上朝廷专设统帅机构“冰鞋处”,冰上训练的兵种叫作“技勇冰鞋营”、士兵称为“冰鞋”等等。

第三,滑冰运动的文化作品丰富多彩。诗歌如乾隆的《冰嬉赋》《腊日观冰嬉因咏冰床》,绘画作品包括张为邦等绘制的《冰嬉图》、郎世宁的《弘历雪景行乐图》、姚文瀚的《紫光阁赐宴图》等,这些作品均有较高文化艺术价值,对推动冰雪文化在士人阶层及全社会的传播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四,滑冰的比赛项目在清朝也逐渐走向成熟。宫廷内的项目包括“抢等”“抢球”“转龙射球”“摆山子”等;民间的项目包括“冰上蹴鞠”“轱辘冰”“冰上捶丸”“冰上龙舟”等。满族妇女喜爱的“轱辘冰”非常有趣,它也叫“滚冰”(滚病)、“走白冰”(走百病)。妇女们欢快地在冰面上翻滚,哼唱的“轱辘冰轱辘冰,腰不痛腿不疼”“轱辘冰轱辘冰,身上轻一轻”等小调寄托了“脱晦气”和“走百病”的美好期盼。

综合来看,滑雪和滑冰都源于劳动,在服务于生产的同时由逐鹿雪原逐渐向赛场竞技转化。

经过百余年的发展,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已经成为以体育为桥梁的超国度、跨时空的文化互动平台。而中国冰雪运动文化,特别是中国传统冰雪运动文化,也在2022冬奥之期,在奥林匹克平台上与其他文化形态展开了跨文化的对话与交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