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聚焦短道速滑悲壮的奠基与超越

北京冬奥会正在如火如荼举办中,最近,一部聚焦冬奥重点项目“短道速滑”的竞技体育题材剧《超越》在京举办研讨会。该剧以三十年的长时间线索描绘了短道速滑项目在中国从初创到兴起的历程。

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总结了《超越》的核心故事内容,他认为,《超越》的中心故事围绕着三代运动员、教练员,陈敬业、郑凯新和江宏的成长经历展开,这三个血性少年相识在寒冷的野冰场,用打架的冰上接力之举,拉开了他们之间长达三十多年的人生纠葛,带着时代条件的局限、少年性格的倔强与冲突和各自事业上的成败,最终他们三个人带着各自的伤痕、泪水、成功、失误与遗憾离开了赛道,这三个人的故事当中阐述和蕴含的是那一代运动员对中国短道速滑事业的牺牲,这也是一次悲壮的奠基。

故事的第二个部分,陈冕作为新时代成长起来的短道速滑运动员,她的成长经历和上一代相比,是同样的青春理想与曲折,她最终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上成功。她的性格和行为代表了一代人的青春特点,是没有任何的生活上的后顾之忧之后对自己热爱的事业的义无反顾。

研讨会中,《超越》的主创代表们首先分享了这个故事的创作过程,隔行如隔山,短道速滑对于很多影视行业的创作者来讲都是陌生的题材,《超越》的导演张晓波谈及,自己是在看过编剧团队的100余人次的采访资料后才开始了解短道速滑的,“我慢慢了解了运动员经历什么,我努力想在这部戏中把运动员的人生用每一个画面呈现出来,让大家看到他们的运动生涯,看到他们经历过什么,他们如何一步步地走过来,并一直到退役。”张晓波也谈及,自己最受感动的地方在于“我采访过的短道速滑运动员们,退役之后没有一个人离开,他们依然从事冰雪运动的各个项目,有的人甚至去制作冰刀”。

编剧李嘉谈及,刚接触这个题材的时候,大家很容易被那些传奇人物的故事所吸引,但之后会逐渐意识到,不只站在领奖台上的人是英雄,所有在追逐梦想、超越自我的道路上奋斗的人都是英雄,“于是我们最终决定不做任何名人的传记,我们决定在大的历史真实背景中书写短道速滑行业里的典型情境,在有现实依据的基础上,塑造全新的虚构的人物。”

“我们是写了整个短道速滑三十多年来的变迁和群体群像,写那些奋斗者、伤病者、徘徊者、失败者,真实展现运动员不同的人生路径,故事里的所有人物都没有直接对照的原型。但是我们希望他们身上的矛盾能体现出竞技行业中的普遍的问题。”李嘉说。

这种在真实的历史中虚构典型情境的叙事并不是无源之水,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5000米接力亚军许宏志以自己为例分享道,《超越》的故事有着某种情感与经历的真实性,“我从一名小将磨炼成一名老将,身上的伤病让我停训了一年,我靠着是对短道速滑的热爱来调整心态,我从8岁练习短道速滑到现在已经有18个年头,东北的天非常冷,只能穿一件薄薄的衣服,在户外,每天冻的四肢麻木,冰鞋磨脚,磨出血泡要继续穿,袜子粘在伤口上,日复一日,脚腕上的骨骼都是变形的,肉也是烂的。这一路成长,让我知道一个人想要成功,靠的是百折不挠。”

《超越》的主创团队就具体的拍摄谈及,拍戏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就是“速度”:这部剧中呈现了大小十几场比赛,剧组在青岛的一个展览馆里面搭建了冰场,拍摄过程中为体现速度足够快,演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受伤的比重非常高,挫伤、扭伤的很多,“这个剧没有流量演员,演员都是开拍前两个半月进组开始做体能训练,包括冰上训练,陆地训练,他们有人脚磨伤了,有的人膝盖积水,而且有近一百名速滑运动员跟我们拍摄了全程。”

黑龙江广播电视台党组副书记总编辑李皎回顾,《超越》的创作过程中,导演张晓波白天拍摄晚上研究剧本,剪辑和特效同步进行。剧组在黑龙江拍摄期间,《超越》总制片人苏晓每天都到剧组指导拍摄。所有的年轻演员,全部进行冰上基本功,每天有人受伤。女演员李庚希在发烧期间也没有停止拍摄,尤其是在黑龙江户外零下十几摄氏度的情况下,演职人员连续4天,每天工作15个小时以上。《超越》展现了12场大小赛制,动用了100多个运动员,2万多个群众进行合作,保证了拍摄顺利进行。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出席王一川认为,“超越”这个主题,初次表现为面向后代和未来的传承式的超越,全剧的叙事重点正是体现三代滑冰选手之间的、代际传承的共同超越。第一代教练员吴庆红怀着几个月身孕,坚持上冰滑雪,把队员当做自己的孩子关心和指导,还拿自家的随身听去招募新队员,这种精神在第二代教练员身上传承下来。他们由此激励自己的弟子陈冕、向北、罗竹君的奋斗。三代人的命运也因为这种精神而相互交错组织在一起。比如在第15集,郑凯新指导队员训练不顺想不通的时候,在带着少年队员前来训练的已经两鬓斑白的吴庆红开导下终于释怀。随后郑凯新在运动员训练时,带上丰盛的食品去慰劳,让人联想到了第一集时吴庆红对运动员的关怀。

中国文联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赵彤就《超越》的叙事方式说:“《超越》中吴庆红获得全国速滑冠军是1982年,陈冕踏上赛道的时间2022年,整整40年,40年间三代人的奋斗故事,关于短道速滑的发展历程,也关于国家发展的策略,它的意义在行业内也在行业外。而《超越》最突出的特点是双时空的叙事方式,其实叙事方式就是叙事本身,《超越》在剧情的前半段,用蒙太奇段落,将1989年到2010年的,黑龙江短道速滑队故事与2014年至2017年青岛短道速滑的故事,通过剪辑形成对比和对位,共同体意识显示为并列推进。在存异中求同,吴庆红教练推着自行车,等着弟子们的归来,郑凯新教练骑着摩托车,带着队员们的水杯跟队训练,两位教练的装备不同,但爱心和责任毫无二致。”

李京盛也注意到,双时空叙事手法,让这部作品巨有较大的时空容量和历史跨度,也让作品中的故事和人物相互之间具备了各自厚重的背景和意义,省略了许多历史的进程和人物命运衔接上的交代性叙事,增加了故事的悬念。

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上海市电影局长高韵斐部长也分享道:“上海市委宣传部,通过市重大文艺创作,推进机制全程指导,画图作战,积极克服疫情档期和外景地的季节性影响,在选题孵化、剧本提高、设置服务、审核发证,后期制作和资金配套方面给予了重点保障。该剧生动刻画了三代中国短道速滑工作者接力传承体育竞技精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