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运动的“军事基因”

在刚刚结束的2022北京冬奥会上,中国代表团获得9枚金牌,其中5枚来自滑雪项目。滑雪作为一项古老的运动,再次点燃了大众的运动激情。仔细探寻滑雪运动的发展历史,我们还可发现其中蕴含的“军事基因”。

国内外大量考古资料显示,滑雪运动起源于原始狩猎活动。如果仔细梳理滑雪运动的发展过程,能在纯净洁白的雪道上隐隐嗅到“火药味”。

滑雪无声无息,行动快捷,可以很好地满足军队在冬季严寒时期快速行动、发动突袭等需要。于是,战争实践将“军事基因”牢牢固化在滑雪运动中。

13世纪奥斯陆战争期间,挪威军队已经开始用桦木滑雪板长途行军,其侦察兵借助滑雪来侦察瑞典人的行动。1204年,挪威滑雪部队利用移动速度快和适应环境的优势,在佩特萨摩击败了人数远超己方的丹麦军队。这是第一次有记载的滑雪部队参加战斗,“雪上轻骑兵”成为军队的新兵种。从14世纪起,滑雪被广泛用于芬兰、挪威、波兰、俄国和瑞典的战争。1719年,挪威成立了具有近代意义的滑雪部队,滑雪部队也由此成为各国军事建设的一项内容。1872年,意大利建立一支特种山地作战部队,该部队作为王牌部队编制,一直保持到了今天。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德国、奥地利都成立了高山滑雪部队。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苏芬边界之争中,芬兰组建滑雪巡逻队来对抗苏军,受到重创的苏军将步兵师中会滑雪的士兵全部调出组成临时滑雪部队,才挽救败势。1945年,美国第10山地师滑雪部队与纳粹德国军队在意大利的山脉交战,赢得战争胜利。

滑雪运动的“军事基因”在今天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滑雪运动看似简单,其实对四肢力量、爆发力和协调性等都有极高的要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俄罗斯、韩国、瑞典、挪威的特种部队都将滑雪作为军队冬季训练的必训科目。美国更是提出:“在冬天受训的士兵在夏天也是个好战士,而仅在夏天受训的士兵到了冬天是无助的。”我军针对东北、新疆等地区的地域特点和任务实际,将冰雪训练广泛融入日常训练之中,让官兵们在轻松愉悦、活泼紧张的运动中解锁打仗新技能,促进严寒条件下作战能力提升。

来源于枪林弹雨中的“军事基因”是推动滑雪运动优化和发展的重要“显性基因”之一。从俄国画家谢尔盖·伊万诺夫的画作《莫斯科之战》中可以看出,滑雪板在17世纪作为军事装备已经广泛运用于战争中,并且外形已经相当接近现代滑雪板。1806年,瑞典军官发明了现代意义的滑雪杖,雪板也被分为适合不同用途的滑行板(较长)和攀登板(较短)。1910年,奥地利的乔治·比尔格里上校开设了军事高山滑雪学校,发明了制动转弯滑法和滑雪板的钢制安全固定器,推动了高山滑雪项目的发展。

越野滑雪,又称为北欧滑雪,是世界运动史上最古老的运动项目之一,其起源可以追溯到挪威侦察兵。挪威至今每年还会举行一次越野马拉松滑雪赛,距离35英里,与当年侦察兵所滑路程相同。

冬季两项。1767年,守卫在挪威与瑞典边界的挪威边防军巡逻队,曾举办第一次滑雪和射击比赛。规定滑完全程,并在滑行途中用步枪射击40至50步远的靶标,成绩最优者可得到价值相当于20克朗的奖品。冬季两项比赛由此诞生。

跳台滑雪。1809年,挪威军队副官奥拉夫·赖伊为了向士兵展示自己的勇气,利用滑雪将自己射向空中,成为第一个为人所知的跳台滑雪者。

滑雪运动的“军事基因”,带着人类对共同命运的憧憬,正逐渐远离战争,而它与“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奥运精神的共鸣,也为洁白的赛道增加了更多的欢笑、激励和奋进,引领着人类飞驰滑向更加和谐的未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